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白帝之天使墜落寢室裡的凌辱(上、下)



(上)



  拉下蚊帳,蓯蓉躺在劉傑的床上,聞著被子裡熟悉的劉傑的氣味,覺得安心

了許多



  劉傑走到床邊,遞給蓯蓉一個Ipad,低聲道:「戴上耳機看電影吧。哼

哼,有驚喜哦!」



  躲在劉傑的被窩裡,蓯蓉打開了Ipad中唯一的一部視頻。視頻是用很不

錯的數碼攝影機拍攝的,效果相當清晰。



  播放的畫面讓蓯蓉驚駭的瞪大了眼。



  鏡頭彷彿是從酒店裡面向外拍攝的,身高超過兩米,猶如一頭巨型毛熊的壯

漢夾著一名二十多歲的美貌孕婦,正與外面的警察對峙。壯漢身上洶湧的嗜血暴

虐氣息讓面對他的警察有種腳軟的恐懼感。而他手中的孕婦更是嚇得近乎癱瘓,

軟軟的掛在壯漢手中,任憑胯間淅淅瀝瀝的尿液沿著大腿滑下。



  壯漢的身邊,是身高在一米九左右的禿頭男子,由於禿頭男子身上的肌肉太

過發達,以至於一米九的他竟給人以一種矮粗的印象。禿頭單手持著一桿雷明頓

散彈槍,用冰冷無情的眼神掃視著對面的警察。



  在兩人身後,是容貌英俊瀟灑的年輕男子,沒有一絲贅肉的身體猶如蓄勢待

發的獵豹,只是他色迷迷盯著美貌孕婦的邪淫眼神破壞了他的整體印象。



  即使在三人和警察對峙的嚴峻情況下,仍舊有大批不怕死的閒客遠遠的在那

裡圍觀。



  這三個人就算化成灰,蓯蓉認得出來——六年前,她十三歲那年的罪犯挾持

人質事件讓小小年紀的蓯蓉成了少女英雄,也給她帶來了長久的夢魘,而這一切

的罪魁禍首就是這三個人,六年前挾持人質的三名罪犯。



  毛熊壯漢叫鐵獨關,精擅徒手格鬥,性格兇殘,曾經是一名地下拳手,死在

他手中的格鬥高手早就不下兩手之數。兩年前,他因為肆意傷害無辜,被一位民

間武術家打成重傷。傷癒後,他弄了一把槍,射殺了那位民間武術家,更將那位

武術家的獨生愛女擄走強姦,當他被警方的高手抓住的時候,那個可憐的女孩已

經精神崩潰,正光著屁股趴在地上「汪汪」叫著和一條狼狗交配。



  禿頭男子叫丁峰,據說是軍隊退役的神射手,地地道道的變態殺人狂,最喜

歡的是將綁架來的少女強姦之後殺死剝皮留念,被警方稱作百年不遇的兇殘罪犯。



  英俊男子名叫白楊,此人精通四國語言,擅長藥物調製、外科手術,是一名

地下醫生,性好漁色,曾迷姦、強姦多過名女性,其中不乏上流社會的名人。他

通過藥物、心裡催眠等方式控制了一大批氣質各異的美女。一次偶然情況下,某

個豪門的大佬發現自己的獨生愛女行跡奇怪,於是僱傭了私家偵探調查,結果發

現,自己一直品學兼優、潔身自好的寶貝女兒竟然會在公園裡裸奔,在公園骯髒

的男廁所裡用舌頭去舔惡臭的便盆。震怒的大佬深入調查,終於發現自己的女兒

是在被白通控制調教。於是,「前」地下醫生就變成了死刑犯。



  這三個人都是死一百遍都不為過的罪犯。



  在將三人押送往刑場的途中,三人驟起發難,格殺了押送囚車的獄警逃跑。



  在經歷了近兩個月的追逃之後,警方層層布陷,終於將化裝成富商的白楊和

化裝成富商保鏢的丁峰、鐵獨關堵在了富豪大酒店裡。然而百密一疏,警方的行

動終於還是被發現。



  挾持了孕婦的罪犯和警方僵持起來。



  就是那個時候,面對發生在眼前的挾持案件,面對因為臨產而痛苦不堪的孕

婦,十三歲的小蓯蓉勇敢的挺身而出,向三名罪犯提出了用自己交換孕婦的要求。



  這其中固然是小蓯蓉心地善良,有同情心,不忍心看到那位孕婦痛苦的樣子,

但同時,也未嘗不是女孩覺得自己武藝高強,心底存有「說不定能夠英勇制服歹

徒」這種小女生的天真想法。



  看著鏡頭中年幼的自己主動送到三個罪犯手裡,蓯蓉禁不住回憶起自己在三

個人手裡那悲慘淫靡的日子。



  當晚,小蓯蓉抓住看守她的丁峰打瞌睡的機會驟然發難,想要一舉制服丁峰。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



  小蓯蓉學習的跆拳道,與其說是一種武術,不如說是一種極具觀賞性的健身

操,而丁峰學習的,卻是軍方專用的軍用格鬥術,那是純粹的實戰格鬥術,兩者

之間的差距,簡直不具有可比性。



  小蓯蓉漂亮凌厲的凌空一腳踢在丁峰身上,丁峰好像被蚊子咬了一口似的紋

絲不動。下一刻,小蓯蓉被丁峰兇殘的重拳擊中小腹,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噩夢,開始了。



  交涉失敗,被三個罪犯姦殺的女子,是某個大財閥的千金,迫於壓力,警方

公開表示拒絕讓步,發誓要把罪犯刑之以法。



  所有電視機前的觀眾都通過電視台知道了警方的回答,糟糕的是,這其中也

包括三名罪犯,明白自己再沒有希望逃走的罪犯們開始了最後的瘋狂。



  視頻顯然是經過精心剪接的,前一段錄像還是酒店裡某人拍攝的,流傳甚廣

——曾經的那部以蓯蓉為主角的電影就幾乎原封不動的採用了這個場景,來塑造

女孩英勇無畏的形象——蓯蓉並不奇怪能有這段錄像,可接下來的鏡頭就讓讓人

感到意外了,那是白楊做攝影師的鏡頭。



  鏡頭中,床邊四散著撕碎的凌亂衣服碎片,十三歲的女孩渾身赤裸的啜泣著,

被毛熊般的鐵獨關壓在身下,白玉似的兩條粉腿被鐵獨關架在肩膀上,鐵獨關粗

大到嚇人的雞巴在女孩青澀的肉穴中無情抽插著。



  女孩胯間的嫣紅鮮血染紅了鐵獨關的肉棒,愈發刺激了鐵獨關的獸性。毛熊

般的壯漢粗大可怕的雞巴兇狠的一下又一下連根插進女孩緊致的肉穴,肆意蹂躪

著初經人事的稚嫩胴體。



  即便是時隔六年的現在,蓯蓉也仍然記得奪走她處女的大雞巴插進她稚嫩的

小穴時那撕心裂肺的疼痛。



  少女的手指無意識的拉動進度條,將視頻向後拉了近三分之一。



  視頻中,十三歲的女孩乖巧的跪在丁峰胯下,小嘴含著丁峰的雞巴,青澀的

舔舐著。



  蓯蓉記得那是她被強姦的六個小時之後,為了讓自己初經人事就慘遭輪姦的

肉穴稍微休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主動舔男人的雞巴。



  雖然已經過去了近六年時間,蓯蓉還是清楚的記得自己把丁峰的肉棒含進嘴

裡,男人碩大的龜頭在嘴裡跳動的感覺。



  視頻再次向後拉了一截,視頻中,十三歲女孩青澀的裸體跨坐在白楊的身上,

嬌喘吁吁的主動用自己稚嫩的肉穴套弄著白楊灼熱的肉棒。



  身為藥物調教大師,白楊哪怕在逃亡途中也抽空調配了兩種烈性春藥,直接

用在了十三歲的小女孩身上,陰道的騷癢讓女孩第一次主動追求性交的快樂,那

年剛剛小學畢業升上初一的小蓯蓉雌獸般在白楊雞巴上扭動著屁股,一次又一次

的被插到高潮。



  整整三天時間,蓯蓉都是在男人的胯下度過的,連上廁所撒尿,女孩的小穴

裡都插著一根粗長的肉棒,而白楊用攝影機殘忍的記錄了三天來女孩被輪姦的每

一個細節。



  噩夢般的輪姦一直持續到特警破門而入,將三名罪犯逮捕歸案才算告一段落。



  被警察救出之後,蓯蓉換了一個學校讀書,遠離了她迎接過人生第一次輪姦

的傷心地,遠走他鄉。



  出於對女孩捨己救人行為的敬佩,也考慮到對未成年女孩的保護,警方隱瞞

了這三天裡蓯蓉被多次輪姦的真相,對外宣佈是女孩和暴徒鬥智鬥勇,配合警方

抓住了罪犯。



  沒有人知道,在大眾對英雄女孩津津樂道,甚至編造了一個精彩的故事搬上

大螢屏的時候,故事的主人公女孩在看到這些編造故事的時候,都會摀住被三個

男人的大雞巴輪姦過的肉穴失聲痛哭。



  這些年,蓯蓉刻意把精力投入到各種學習中,課業、音樂、跆拳道……讓自

己沒有一刻空閒的時候,以免再想起那幾天屈辱的回憶。



  蓯蓉一直以為自己已經忘記了十三歲時被輪姦的那場噩夢,開始當她再次看

到自己被輪姦的錄像的時候,少女才知道,原來自己從來就沒有忘記過那段噩夢。



  當時,記錄了蓯蓉被輪姦的攝影機被警方作為罪證收繳了,蓯蓉還以為這段

錄像早就銷毀了,劉傑是怎麼拿到這段錄像的?



  看著視頻中剛上初一的自己被輪姦的錄像,校花少女的手情不自禁的想兩腿

間濕漉漉的肉穴摳去,纖細的手指摩擦著濡濕腫脹的肉唇,小嘴裡流露出壓抑不

住的細碎喘息。



  和劉傑小聲商量了一會兒之後,龐黑離開寢室,沒過多一會兒,拿著一瓶牛

奶回來了。



  「牛奶裡下了強效鎮靜劑,趙晴空喝完這瓶牛奶,我保證今晚就算在他耳朵

邊放二踢腳都弄不醒他。」龐黑瞅了一眼正在幫他做網站的趙晴空,低聲笑道。



  送走龐黑,劉傑把下了藥的牛奶放在趙晴空的電腦桌上,去洗了一個澡,也

沒穿衣服,直接鑽進了蚊帳裡。



  寂靜的寢室中,只剩下趙晴空噼裡啪啦的敲打鍵盤聲……



            *******************



  一邊看著自己小時候被輪姦的錄像,一邊摳弄肉唇的蓯蓉正沉溺在兩腿間花

唇的摩擦快感中,突然被子被撩起來,一個赤裸的男人鑽進了被窩。



  熟悉的氣味讓正在手淫被嚇了一跳的少女放鬆下來。她沒發現,自己已經在

不知不覺中習慣了赤身裸體的被同樣不穿衣服的劉傑摟進懷裡。



  兩個赤裸的身體緊貼在一起,劉傑撫摸著蓯蓉凝脂般細膩的皮膚,雞巴龜頭

頂開少女腿間的縫隙,在少女泥濘的肉唇上擦來擦去。



  「蓯蓉,怎麼在你那綠帽男友的注視下被操,這麼興奮嗎?躺到我床上了還

在手淫。」劉傑壓低的聲音讓蓯蓉羞得無地自容。



  「才……才沒有!」赤裸的下體散發著濃濃的精液氣味,紅腫的肉唇中間不

斷有精液流出,蓯蓉的陰道還殘留著剛才被劉傑的大雞巴撐開的飽脹感,不敢大

聲,湊到劉傑耳邊消聲反駁的蓯蓉那光溜溜的赤裸身體被劉傑摟在懷裡,反駁聽

起來更像是撒嬌。



  「劉傑,你怎麼會有這段錄像?」甚至顧不得被蚊帳外和她相距不到兩米的

男友聽到,蓯蓉抓緊劉傑的胳膊顫聲問道。



  「當初警察局罪證科的成員有個外號「老狼」的傢伙經常把警察局繳獲的偷

拍錄像內容交給非法的音像小作坊壓制色情光碟牟利,我們英雄女孩的錄像雖然

不是偷拍,但卻是高清無碼的肉戲,那傢伙怎麼會放過呢?」



  「什麼?」蓯蓉如遭雷擊的失聲驚叫出來,因為手淫而紅撲撲的小臉瞬間變

得慘白。她十三歲的時候慘遭輪姦的錄像竟然被壓製成色情光碟出售?那麼十三

歲到現在的近六年時間裡,到底有多少人看過她被輪姦的錄像,知道了當年智擒

歹徒的英雄女孩其實是個被強姦的可憐蟲?



  蓯蓉突然覺得自己這幾年為了忘記被強姦的痛苦而做的努力毫無意義。



  「嘿嘿,當年智擒歹徒的英雄女孩在那『鬥智鬥勇』的三天裡,其實被整整

操了三天,這樣的錄像絕對會大受歡迎啊。」



  看著蓯蓉慘白的絕望臉色,劉傑摟著少女赤裸的嬌軀,在蓯蓉乳房上抓了一

把,嘿嘿笑道:「老狼和我家一直有交易,我家給錢,他幫我家銷毀一些警察局

『無關緊要』的證據。有這種『合作』關係,他刻錄的色情錄像往往先送給我家

一份看個新鮮。」



  「難道……」蓯蓉心中產生了一絲希望,緊張的看著劉傑,渴望能從劉傑嘴

裡聽到一個能讓她不那麼絕望的消息。



  「當時我看了英雄女孩英勇被操的錄像之後,覺得拍得蠻刺激的,就把那個

錄像要過來做我的收藏品了。」



  「真……真的?」



  「這些年來除了我爹手下的幾個人看過之外,你是唯一看過這段錄像的人。」

劉傑把蓯蓉光溜溜的身子往懷裡摟了摟,低聲說道。



  還好……還好自己小時候被輪姦的錄像沒有被當成色情光碟出售,還好自己

小時候被輪姦的錄像沒有變成色情網站裡被無數人下載的小電影……



  哪怕這段被輪姦的錄像被許多劉傑認識的人看過,看到錄像的人也總比作為

色情小電影出售看到的人少。



  「謝……謝謝……」蓯蓉抓緊劉傑胳膊的手終於鬆了下來,赤裸的身子無意

識的往劉傑懷裡靠了靠,細若蚊吶的小聲說道。



  如果劉傑直接和蓯蓉說她小時候被輪姦的錄像有很多人看過,蓯蓉一定會感

到非常的恥辱和憤恨,可是有了錄像差點被色情光碟的事情在前,聽到劉傑說他

扣下了錄像沒有讓錄像變成色情光碟出售,只是讓他爹手下的馬仔看過,蓯蓉不

禁沒有生氣,反而對劉傑產生了一絲感激之情。



  「蓯蓉,我還不認識你的時候,就看過你被輪姦的錄像了,可見你命中注定

就應該是我的性奴。」劉傑恣意的說道,他的手按了按蓯蓉的腦袋。



  懷著一絲感激,蓯蓉乖乖的順著劉傑大手的指引,蜷縮到劉傑胯下,小嘴輕

張,把劉傑的肉棒含進嘴裡,用舌尖舔弄著劉傑的龜頭。



           ***********************



  蚊帳外,趙晴空兩眼放光聚精會神的敲打著鍵盤。



  網站的權限被設定了六重防護,被管理員授權的ID要接受手機短信校驗才

能登錄,除此之外,網站拒絕任何非授權訪問者的訪問,非授權訪問者打開網址,

註冊登錄之後只能看到一個找不到網頁的提示。



  如此高安全性的網站,普通程序員要一個團隊花費半個月才能做出框架,可

趙晴空一個人花了幾個小時就做出來了,這等效率如果傳出去不知要驚掉多少人

的下巴。



  滿意的敲下回車鍵,趙晴空愜意的伸了個懶腰。他這才發現已經十二點多了。



  扭頭一看,好友劉傑早已經爬上床睡大覺了,連蚊帳都放了下來。



  「切,阿傑你這傢伙,睡覺都不喊我一聲。」趙晴空笑著嘟囔了一聲,找了

張紙把做好的網站IP和管理員賬號寫下來,然後詳細註明了網站的保密性。



  做完這一切之後,趙晴空伸了個懶腰關上電腦,去衛生間洗澡準備睡覺,絲

毫不知他辛辛苦苦做的網站將會做什麼用途。



  「阿空,是你自己忘記時間的,可不是我沒喊你。還有哦,胖子給你買了瓶

牛奶,算是犒勞你今天幫他做網站的辛苦。」蚊帳裡傳來劉傑懶洋洋的聲音。



  「切,一瓶牛奶就把我打發了?我這個勞動力可是夠廉價的~ 不過還挺好喝,

喝了這麼多天日本的無公害牛奶,現在還是覺得咱們的三氯氰胺奶好喝!」趙晴

空說笑著把牛奶一飲而盡,準備去洗澡。



  胸無城府的天才男子一點都不知道,同寢好友和他說話的時候,他深愛的女

朋友正蜷縮在自己好友的胯下,用她的小嘴吸吮自己好友粗大的雞巴。



  趙晴空剛關上衛生間的門,劉傑的蚊帳就撩了起來。劉傑探探頭聽到衛生間

裡淋浴打開的水響,知道趙晴空開始洗澡聽不到外面的聲音,於是一把揭開身上

的被子。



  被子裡,一個嬌小玲瓏的赤裸嬌軀正蜷縮在劉傑兩腿間,小嘴含著劉傑的大

雞巴進進出出,碩大的龜頭在少女的小嘴裡抽插,在臉頰上頂出一個鼓鼓的印記。



            ********************



  看了對面趙晴空的床鋪一眼,劉傑突然想到一個羞辱蓯蓉的新主意,他拍了

拍蓯蓉光溜溜的小屁股,讓校花少女吐出他的大雞巴,起身鑽出床鋪,走到趙晴

空床鋪邊,攤開了趙晴空的被子。



  比了比位置,劉傑攤平趙晴空蓋上被子應該是胯間的位置,讓蓯蓉「坐」上

去。



  劉傑蹲在床邊,看著蓯蓉赤裸的蹲在男友的被子上,用滿是淫水的下體往被

子上蹲坐過去,校花少女腫脹的肉唇隨著她的姿勢外翻出來,猶如一朵盛開的花

朵,而渾圓臀瓣中間那個小巧的孔洞因為今天也被插過好幾次鬆了許多,也跟著

張開了一個小洞。



  只可惜校花少女兩穴齊開的絕美景色,卻無法讓她深愛的男友欣賞。



  被大雞巴操了半天,看自己被輪姦的錄像時又手淫了許久,蓯蓉兩腿間早就

淫水氾濫,乾淨的被子上被蓯蓉一坐,立刻染上了少女的淫水,在被子上流下了

一個清晰可辨的陰唇圖案。



  劉傑從被子下方撐起被子,在蓯蓉的屁股上印了兩下,於是清晰的陰唇圖案

下面,又印上了兩瓣渾圓的臀瓣,劉傑特意用被子在蓯蓉的屁眼頂了一下,被子

上,兩瓣臀形的中間,又清晰的印出了一個濕漉漉的圓點。



  蓯蓉體內殘留的精液隨著小穴和屁眼的張開,緩緩流淌出來,白濁的液體滴

落到被子上陰唇的痕跡中間,緩緩滲進被子裡。



  將自己羞處和肛門的樣子用自己的淫水拓印到男友的被子上,讓蓯蓉感到分

外的屈辱,一想到等會兒男友洗完澡出來,會蓋著拓印了自己下體形狀的被子睡

覺,而身為他女朋友的自己那時卻光著屁股躺在另一個男人的床上,蓯蓉就感到

身體彷彿從最深處熊熊燃燒起一股羞恥的火焰。



  劉傑把趙晴空的被子攤開,摟著全裸的校花少女爬到床上,一挺屁股,粗大

的肉棒毫無阻礙的擠開蓯蓉的臀肉,插進蓯蓉屁眼裡。



  衛生間裡傳來嘩嘩的淋浴聲,還有男友洗澡時愜意的吹口哨的聲音,可自己

卻在男友的床上赤身裸體的被另一個男人操屁眼。



  在男友寢室的床上和男友的舍友性交,而且還是肛交這種分外讓人害羞的性

交方式,蓯蓉強烈的羞恥感化作了肉穴裡的淫水,兩片紫紅的肉唇不斷翕合著,

吐出一股股黏滑的淫液,滴滴落在趙晴空的被子上。



  估計趙晴空快要洗完澡,劉傑從校花女孩的屁眼裡拔出雞巴,讓她鑽回蚊帳

下的床上,然後把趙晴空的被子疊回原樣,從容的躺回自己的床上。



  拉上蚊帳,劉傑甚至連被子都沒有蓋,躺在床上摟著蓯蓉玲瓏有致的赤裸嬌

軀,等著趙晴空洗澡出來。



  從蚊帳外向裡看,只能看到床上隱約有人躺著,連躺著幾個人都看不清楚,

劉傑一點也不擔心洗完澡出來的趙晴空會發現他的女朋友正光著屁股躺在同寢室

友的床上——趙晴空又不是GAY,哪會有興致拉開蚊帳看床上躺的是誰?



  剛才全神貫注的敲打鍵盤還沒有感覺,現在洗了一個澡,放鬆下來的趙晴空

頓時感到鋪天蓋地的強烈睏意。



  幫龐黑製作了一個晚上的網站的時候還沒感覺,現在洗完澡放鬆下來,趙晴

空可是感覺有些睜不開眼了。他打了個哈欠,沒精神繼續和劉傑聊天,抖開被子

往身上一蓋,準備睡覺。



  被子剛蓋到身上,剛洗完澡只穿了一條內褲的趙晴空就發現被子裡大約小腹

往下一點的位置有些濕漉漉的。



  趙晴空疑惑的用手在被子濕掉的地方上摸了摸,被子上的液體滑滑的,鬱悶

的嘟囔道:「被子怎麼是濕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阿傑,被子不是你和哪個女

孩在我床上滾床單弄濕的吧?」



  劉傑一邊享受著蓯蓉的口交,一邊假裝用睡眼朦朧的語氣懶洋洋接話道:

「哈欠……對啊……是我和蓯蓉在你床上做愛插出來的水!」



  趙晴空話一出口,就反應過來自己問了個白痴問題。



  劉傑是和他一起從機場回來的,這幾天應該也沒在寢室,更何況劉傑的床鋪

就在對面,就算劉傑在寢室,也不會在他的床上和女孩子做愛啊!



  聽到劉傑沒好氣的話,趙晴空哈哈大笑起來:「阿傑,你嫉妒我有小蓉這麼

漂亮的女朋友,也別做這種白日夢啊,還和你做愛……哈哈……怎麼可能?我和

小蓉在一起這麼久,都還沒到最後一步。」



  「不會吧?阿空,你和蓯蓉談戀愛都一年了還沒和蓯蓉上過床?」劉傑按了

按蓯蓉的腦袋,把雞巴一直插進蓯蓉的喉嚨,故作驚訝的問道。



  「小蓉不是那種隨便的女孩子,我以前曾經有兩次想突破到最後一步,都被

她拒絕了,大概是想把處女身留到我們洞房花燭夜的時候再交給我吧。」被劉傑

一打岔,趙晴空也忘記了撩開被子查看一下濕的地方,回答道。



  趙晴空做夢都想不到,他兩腿間的位置感受到的濕潤,真的是自己女朋友的

愛液,而他口中那個矜持的純潔少女此時此刻正光著屁股伏在同寢好友的胯下,

用他親吻一次就會高興好久的小嘴舔舐著同寢好友的肉棒。



  而蓯蓉那兩次拒絕了趙晴空的求愛,是因為趙晴空想和她做愛的時候,她的

陰道里正在向外滲著精液,她的陰蒂上還穿著小小的陰蒂環——她是沒穿內褲光

著屁股和男友在一起的,怎麼敢同意男友的求愛?



  「切,鄙視你!」劉傑按著蓯蓉的腦袋,把少女的小嘴當成肉穴輕輕抽插著,

沒事人似的和趙晴空聊天。



  想到男友被子上的濕潤是自己的愛液形成的,蓯蓉就感到格外的羞恥,然而

羞恥中下體又難以自抑的泛起一股灼熱騷癢。



  長著小嘴讓劉傑的雞巴在自己嘴裡抽插,蓯蓉的小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兩腿

間,聽著男友的聲音輕輕摳弄著肉穴。



  「女孩子的陰道連著愛情,你沒拿雞巴捅過她兩腿間的那個洞,那麼女孩就

不會全心全意的愛你。」用腳趾在蓯蓉胯間的肉縫裡攪弄,劉傑故作哲人似的說

道:「阿空,蓯蓉一直不和你上床,不會是有其他男人吧?嘿嘿,小心哪天你找

蓯蓉卻發現她在別的男人床上哦!」



  「去死!少詛咒我!」趙晴空當然不會對劉傑的「玩笑」較真,他從床上舉

手比了個中指笑罵道:「和你認識當天就能跑到賓館開房的那種腳踩幾隻船的交

際花能跟小蓉比嗎?不是一個檔次好不好?」



  「哼哼,說不定哦~ 」蓯蓉用小香舌舔弄著劉傑的雞巴,聽著嘴裡大雞巴的

主人和男友聊天。



  「說不定你家蓯蓉現在就在某個男人的胯下給人家舔雞巴呢!」劉傑越說越

過分。



  「哈欠……又不是日本H動畫片,現實哪可能有這麼離譜是事情啊……別說

這種不可能的事情了!睡覺~ 」趙晴空好像對劉傑充滿色情的話一點都不生氣,

懶懶的打了個哈欠說道。



  哪怕小嘴正含著劉傑的雞巴,聽到劉傑對自己色情的形容,蓯蓉還是感到臉

上發燒,可是為什麼阿空聽了劉傑這麼過分的話卻不生氣?難道……



  心中浮現的駭人念頭讓蓯蓉不敢再想下去,小香舌在劉傑粗長的肉棒上不停

舔舐,用口交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蓯蓉哪裡知道,不是趙晴空有什麼特殊癖好,而是趙晴空已經習慣了劉傑說

話的色情。



  剛住進一個宿舍的時候,劉傑就和趙晴空談起自己上過的女人,說話就故意

很露骨,開始趙晴空很討厭這樣,可時間長了,也就對劉傑的黃色話題習慣了。

發現趙晴空不再對色情話題表示強烈反感,劉傑就逐漸以蓯蓉為主題聊一些限制

級話題,最初,涉及到蓯蓉的話題只是稍微帶一點黃色,遠遠談不上露骨,後來,

談起蓯蓉,劉傑故意循序漸進的說得越來越色情露骨,趙晴空本來就習慣了劉傑

談到女人滿口「雞巴、小穴、屁眼」的露骨,還以為這是劉傑的壞習慣,抗議了

幾次沒有用,慢慢也就習慣了,反正劉傑說什麼,就當沒聽見好了。



  劉傑拍了拍蓯蓉的臉頰,示意蓯蓉吐出他的雞巴,往上爬到他的身上。



  摟著赤裸的少女胴體,劉傑翻了一個身,把蓯蓉壓在身下,掰開蓯蓉雙腿,

手指輕輕摩擦著少女還黏著淫水精液的陰唇,指尖不時的按住發情充血而凸起的

小巧陰蒂彈鋼琴般點觸。



  不久前舔著龐黑的雞巴被劉傑操小穴,還沒有達到高潮就因為趙晴空突然彎

腰撿手機而中斷,隨後爬上劉傑的床,又一邊看自己幼時被強姦的錄像手淫了半

天,蓯蓉的身體正處於發情的敏感狀態,現在被劉傑摳弄小穴,濡濕的肉唇頓時

蠕動著流出了一大股帶著淡淡香氣的淫水。



  蓯蓉攥緊拳頭,配合著劉傑的動作順從的分開腿,抬高屁股,劉傑粗長的雞

巴無需用手引導,碩大的龜頭輕車熟路的擠開蓯蓉黏糊糊的肉唇,插進了少女的

陰道中。



  「哼哼~ 你對你家蓯蓉那麼有信心?小心我去勾引你家蓯蓉,萬一哪天你回

宿舍,看到你家蓯蓉光著屁股在我床上被我操到叫床,你可別後悔!」劉傑趴在

蓯蓉光溜溜的柔軟裸體上,緩緩聳動屁股,雞巴無聲的從蓯蓉的陰道里拔出來,

再一點點插進去,直到龜頭頂到子宮口,再緩緩拔出來,週而復始。



  「靠,阿傑你有完沒完啊!你這個花花公子還缺女人啊!怎麼總慾求不滿似

的拿小蓉意淫?快點睡吧,別做夢了……」趙晴空沒好氣的翻了個身背對著劉傑

床鋪的方向,不想再理這個總拿自己女朋友YY的花花公子。



  「誰讓你家蓯蓉長的漂亮呢?」劉傑用手揉捏著蓯蓉渾圓翹挺的酥胸,附身

親了蓯蓉小嘴一口,舌頭肆無忌憚的伸進蓯蓉嘴裡攪動一番,這才抬起頭繼續開

玩笑似的說道:「萬一等以後你和你家蓯蓉結婚了,卻發現你家蓯蓉的小穴已經

被我操成黑木耳了,可別怨我沒告訴你啊!」



  「做夢吧!小蓉要是那種會沒結婚就和男人上床的女孩,她就不是小蓉了。

她現在是我女朋友,以後是我老婆,你這輩子沒機會一親芳澤嘍~ 」趙晴空打了

個哈欠,抱著被子睡眼朦朧——就是被子貼著胯下的地方有點濕,還有些黏糊糊

的,貼在身上不太舒服……不過算了……等明天白天拿出去曬曬吧,今晚先將就

一下……坐了三個個小時飛機,又坐在電腦前忙活了一晚上,實在太累了……



  「阿空,別嘴硬哦~ 其實啊……和你說實話吧……你家蓯蓉現在就在我床上

光著屁股讓我操哦~ 」劉傑把蚊帳撩開一道縫,看對面床上的趙晴空面對牆壁背

對這邊的床鋪睡覺,乾脆摟著蓯蓉,雞巴也不從蓯蓉小穴裡拔出來,而是讓蓯蓉

把一條腿高高抬起旋了半圈,將兩人性交的姿勢從正面插入變成背入式,然後保

持著雞巴插在蓯蓉陰道里的狀態,抱著蓯蓉坐了起來。



  「滾蛋!」趙晴空的回答乾淨利索。



  「嘿嘿……阿空,你不睜眼看看嗎?你家蓯蓉沒穿衣服的時候比穿著衣服的

時候還漂亮哦~ 光溜溜的身子摟著可舒服了!」說著說著,劉傑竟然膽大包天的

把蚊帳撩了起來,如果面朝牆睡覺的趙晴空翻個身一睜眼,就能看見自己的女朋

友赤身裸體的坐在寢室好友雞巴上的樣子。



  劉傑的雞巴在陰道里旋了半圈,蓯蓉被劉傑的龜頭磨得渾身酥軟,手都抬不

起來,眼睜睜的看著劉傑撩起蚊帳,讓自己光著身子面對男友。



  在劉傑撩起蚊帳的一瞬間,看到對面床鋪上背對著自己還沒睡著的男友,蓯

蓉緊張得一下子繃緊了身體,可是她的小穴裡還插著劉傑的大雞巴,小穴剛夾緊,

陰道內壁嫩肉被劉傑雞巴的龜頭一撐,身子泛起一陣酥癢,好不容易抬起來,想

要拉下蚊帳的手臂又忍不住跌落了回去。



  「滾蛋!阿傑,你慾求不滿自己打手槍去,老子不陪你了……困死了~ 」趙

晴空嘟囔了一句,一條腿騎在被子上,把腦袋往枕頭裡紮了扎。



  「你家蓯蓉正用下面那張小嘴含著我的雞巴哦~ 阿空,要不要睜開眼看看你

家蓯蓉的小穴被我雞巴撐大的樣子啊?」劉傑無聲的獰笑起來,雙手托住蓯蓉的

腿彎將蓯蓉的雙腿向兩邊分開,讓蓯蓉被大雞巴塞滿的小穴毫無遮掩的面向趙晴

空的床鋪,一下一下向上挺動屁股,粗長的雞巴在蓯蓉濡濕的肉穴裡抽插起來。



  「哈欠……」趙晴空的回答是一個大大的哈欠。



  「嘿嘿,阿空,不睜眼看看,你可別後悔!你家蓯蓉的小穴都已經被我肏出

水了哦!現在我的雞巴上都是你家蓯蓉小穴裡的淫水。」蓯蓉赤裸的身子坐在劉

傑的身上,面向男友床鋪的方向雙腿大張,無力的任由劉傑青筋密佈的粗大肉棒

一次又一次插進自己的小穴,卻不敢有任何掙扎,生怕發出聲音引起對床男友的

注意。



  「看個屁!」趙晴空把腦袋埋進枕頭底下,帶著濃濃的睡意不耐煩的說道:

「慾求不滿想打手槍自己打,老子才沒興趣看一個男人打手槍。」



  「誰打手槍啦,阿空,我可是在操你家蓯蓉哦~ 嘿嘿,你家小蓉兒一聽到我

對你說你我在操她,她的小穴把我的雞巴夾得緊死了~ 」劉傑看到趙晴空沒反應,

更加大膽的抱著雙腿左右大張的蓯蓉坐到了床沿邊,把光著屁股的蓯蓉徹底抱出

了蚊帳的籠罩範圍。



  在男友的寢室裡在距離男友只有一米多距離的另一張床上,沒穿衣服光著身

子坐在另一個男人的雞巴上,這麼近的距離,蓯蓉甚至可以清楚看見還沒睡著的

男友背對著她的身體,更加糟糕的是,她的陰道里插著粗長的雞巴,被正在操她

的男人抱出了床外,一旦男友轉身,她帶著乳環的一對翹挺酥乳,她正被一根大

雞巴塞滿的陰道,就會被男友看得清清楚楚,而她被身後的男人用給小孩把尿的

姿勢抱出床外,雙腿腿彎被抓著,小穴裡又有一根雞巴做「固定」,男友轉身的

話,她連逃回蚊帳裡的機會都沒有。



  「喔……好吧好吧……阿傑,我知道你在操我家小蓉……知道你已經把小蓉

的陰唇都操成黑木耳了……」趙晴空無可奈何的應付著,翻了個身,從原來的左

側睡變成了右側睡,臉正對著小穴裡插著根雞巴的蓯蓉。



  趙晴空突然轉身,劉傑都忍不住嚇了一跳,心中暗罵龐黑:「胖子你這混蛋,

鎮靜劑的劑量下小了吧?千萬別玩脫了啊~ 」



  不管心裡在這麼罵龐黑,劉傑的屁股仍舊本能的聳動著,大雞巴在蓯蓉的陰

道里繼續抽插。



  看到男友從背對自己變成了面對自己,蓯蓉嚇得心臟都停跳了幾拍,可是被

大雞巴塞滿的陰道此時卻變得分外敏感,劉傑的雞巴摩擦著自己陰道內壁帶來的

快感彷彿一下子增加了十倍百倍,如同海嘯般的強烈摩擦瞬間將性交的快感提升

到極致,少女的雙腿一下子蹬直,濕漉漉的陰唇緊緊夾住陰道里的雞巴,從陰道

和雞巴的結合處,大股黏稠的淫水溢了出來。



  在男友翻身的那一瞬間,蓯蓉被劉傑操到了高潮。



  「……你想操我家小蓉就繼續操吧……繼續用雞巴撐開她的陰道……」趙晴

空伸手從桌子的面巾盒裡抽出兩張紙團了兩個團,塞進自己耳朵了,再把枕頭蓋

在腦袋上,悶聲繼續道:「繼續……把小蓉的小穴操成黑木耳……靠……老子沒

精神看你操我家小蓉了……繼續操小蓉的時候小聲點……再吵老子睡覺,老子罵

人了啊!」



  趙晴空沒把「至交好友」的話當真,還以為劉傑又在拿蓯蓉YY,隨口順著

劉傑的YY應付了兩句,拿紙團堵住耳朵,仰面朝天繼續睡覺。



  從始至終,趙晴空都沒有睜開過眼。



  鬆了一口氣的劉傑從蓯蓉背後伸出手,握住少女胸前形成了兩個完美半圓的

乳房,一邊揉捏感受著少女彈性十足的乳房那美妙的手感,一邊繼續聳動屁股,

在蓯蓉彷彿失禁般淫水泉湧的小穴裡抽插。



  也許是塞住耳朵隔音效果很好,沒過兩分鐘,趙晴空的床上就響起陣陣呼嚕

聲。



  和趙晴空的呼嚕聲相對應的,是劉傑急促有力的抽插,兩具赤裸的肉體相互

碰撞,發出短促而有力的啪啪聲。



  剛開始蓯蓉還害怕吵醒趙晴空,竭力夾緊陰道,希望能減弱劉傑的大雞巴在

自己陰道里抽插的聲響,可是剛剛高潮過一次,渾身痠軟的蓯蓉那微不足道的抵

抗除了把劉傑的雞巴夾得更舒服之外,沒有一點作用。



  劉傑的抽插得越來越用力,雞巴撞擊著蓯蓉小穴發出的啪啪聲也越來越響,

到了最後,甚至寢室外都能聽見響亮的啪啪聲。



  蓯蓉覺得插在自己陰道里抽插的粗長雞巴好像燒紅的鐵棍,每一次插進自己

的陰道,那股灼熱的摩擦都產生出一種說不出來的強烈快感。



  好像一條離了水的魚般扭動著身體,用力夾緊陰道里的雞巴,蓯蓉用最後一

絲理智緊緊摀住嘴巴,控制住自己不要被操的叫床,以免吵醒沉睡的男友,可是

被性交的快感奪走了大部分理智的蓯蓉卻完全沒發現,她和劉傑性交時的啪啪聲

已經響亮到了比平時說話的聲音還大的程度,如果叫床聲能吵醒趙晴空的話,趙

晴空早就被這響亮有力的啪啪聲驚醒了。



  操了蓯蓉差不多半個小時,劉傑在蓯蓉再一次被操出高潮的前一刻停止了抽

插,以雞巴插在蓯蓉小穴裡的姿勢抱著雙腿左右大張的蓯蓉站起身,繞過電腦桌

走到趙晴空床前。



  蓯蓉捂著嘴,從指縫中露出少女急促的喘息,她看著近在咫尺,正在熟睡的

男友,光溜溜的身子繃得緊緊的儘量向後仰,彷彿這樣就能讓男友看不見似的。



  「在自己男朋友面前被我的雞巴操屄,感覺怎麼樣?」劉傑殘忍的貼近蓯蓉

的耳邊問道。



  蓯蓉用力的搖著頭,繼續喘著氣一言不發。



  「嘿嘿,挺有毅力嘛,差點被操的撒尿都沒有叫床,蓯蓉,平時你挨操的時

候,叫床不是叫的挺響嗎,今天怎麼不叫床了?」劉傑慢慢托高蓯蓉的腿彎,濕

漉漉的雞巴緩緩從蓯蓉陰道里拔了出來,然後把蓯蓉的雙腳搭在趙晴空的床沿上,

向前一推。



  「哎呀!」蓯蓉被劉傑推得向前一撲,差點跪在趙晴空身上,幸好她的雙手

及時按住趙晴空另一側床鋪的空處,才沒有給男友來上一記泰拳膝跪殺。



  勉強穩定住身體,蓯蓉馬上就發覺到了自己現在這個姿勢的淫亂。



  光著屁股的絕色少女拉屎似的半蹲在男友的床上,分開的雙腿中間,被操的

紅腫,還滴著淫水的小穴正對著男友熟睡的臉龐,少女雙手跨過男友的身體,按

在男友身體另一側床鋪的空處,屁股微微撅起,剛好把自己雪白臀縫中的屁眼暴

露在身後的裸體男子眼前。



  看著在男友床上的蓯蓉光溜溜的撅著屁股露出屁眼,劉傑湊過去,一挺雞巴。



  就在蓯蓉發現自己的姿勢太過羞人,正準備從男友的床上爬下去的時候,屁

眼一脹,一根熟悉的粗長陰莖捅開了她的屁眼,猛的插進她的直腸裡。



  蓯蓉赤裸的身子一僵,劉傑趁機扶著少女光滑的小蠻腰,聳動起屁股。



  「啪!啪!啪!」清脆有力的啪啪聲又一次在寢室裡響了起來。



  「在自己男朋友面前被別的男人操屁眼,你好像比平時操你屁眼的時候更騷

啊?」劉傑在蓯蓉耳邊嘲諷道:「看樣子你很喜歡當著阿空的面和別的男人做愛

嘛~ 阿空他還以為你是處女呢……『大概是想把處女身留到我們洞房花燭夜的時

候再交給我吧』……哈哈哈……看阿空把你想像得多純潔?你說阿空要是知道他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純潔』的女朋友正光著腚在我被窩裡給我舔雞巴,該是什

麼心情?」



  劉傑獰笑著按住蓯蓉的屁股,大雞巴飛速在蓯蓉的屁眼裡抽插,短短十幾秒

的時間,雞巴已經操了蓯蓉屁眼三四十次。



  蓯蓉的身子身不由己的前傾,雙手跨過男友的身體牢牢按在床鋪上,承受著

屁眼裡來自劉傑大雞巴的沉重撞擊。



  「嗯……嗯……嗯……」咬緊牙不肯張嘴的蓯蓉發出壓抑不住的悶哼聲,為

了更穩定的支撐住身體,少女不得不身體前傾,撅高屁股,但是這樣的姿勢又為

劉傑操她的屁眼提供了方便。



  半傾著赤裸的身子,用兩腿間的肉唇對著男友的羞人姿勢撅著屁股被身後粗

長的大雞巴操屁眼,蓯蓉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著了火般燒的發燙,屁眼裡大雞巴

的每一次抽插都帶給蓯蓉一種好像有大便從屁眼里拉出來似的難以啟齒的快感。



  「阿空……千萬千萬不要醒過來啊……」蓯蓉撅著腚,挺著自己的屁眼在大

雞巴抽插下發出放屁似的噗噗聲,如果趙晴空醒過來,恐怕他一旦睜開眼,連蓯

蓉屁眼的皺褶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更別提蓯蓉屁眼裡插著的那根又粗又長的大雞

巴了。



  可惜蓯蓉的全部力氣都用來穩定自己的身體,能維持著半蹲的姿勢不跪在趙

晴空身上,就已經耗費的蓯蓉的全部精力,哪還有多餘的精力來管自己屁眼的聲

音呢?蓯蓉只有在心中暗暗祈禱男友不會突然醒過來看到自己被大雞巴撐開的屁

眼。



  「蓯蓉,別說我沒得到允許就在操你啊,嘿嘿,你家趙晴空可是親口同意讓

我把你操成黑木耳的。」劉傑聳動著屁股,粗長的雞巴捅進蓯蓉屁眼裡的同時獰

笑問道。



  蓯蓉蹲在男友的床上,半撅著屁股讓劉傑的雞巴在自己屁眼裡抽插,咬緊牙

不肯回答。



  以她的聰慧,當然聽得出剛才趙晴空並沒把劉傑的話當真,只是在隨口應付

劉傑,可是即使如此,趙晴空也不該說什麼「你想操我家小蓉就繼續操」這種粗

俗淫亂的話啊?



  哪有男人會對另一個男人說「我女朋友你隨便操」這種話的?即使是開玩笑

也不應該這麼說,除非這個男人有某種特殊癖好。



  「難道阿空真的……」少女看著床上熟睡的男友,眼中露出複雜的神色。



  劉傑不知道蓯蓉的誤會,當然,就算劉傑知道,他也不會好心的告訴蓯蓉,

趙晴空之所以會說出這樣下流無恥的話,純粹是他一點一點用越來越粗俗的話讓

趙晴空習慣了拿蓯蓉作為色情話題的主角。



  正相反,劉傑更願意蓯蓉把趙晴空誤會成一個喜歡讓自己的女朋友被被的男

人操的綠帽癖。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